点击关闭

时间电视剧-汤唯和导演张挺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

  • 时间:

【云南被拐女孩被救】

湯唯:接下這部戲的時候,還沒有完整的劇本,但我感覺“孫若微”這個角色挺酷的。她歷經了歷史上那麼多真實事件,人生跨度很大,每一個階段都是一次重生。而且,古裝戲是我一直希望去嘗試的。

張挺:其實,湯唯剛開始的男孩造型就是“反賊”標配吧。對於湯唯也好,要求導演也罷,我們兩個都不是服飾造型專家。演員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的角色,不管給她穿什麼樣的服裝,她要揣摩的是角色的內心,這是她唯一要完成的任務。

湯唯:我現在大約擠出50%的時間來陪孩子。在她3歲前,雖然我把她帶在身邊,但也沒有完整的時間陪她,去年我有段時間一直在治療和調整身體。現在,我想盡可能地多陪伴她。在家裡我也會多乾點家務,之前家裡都亂亂的,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才收拾得差不多。

羊城晚報:2020年有什麼新年願望?

羊城晚報:對於觀眾的差評,你拍攝的時候有預想到嗎?

湯唯:一直以來,我都願意看大家的評價。那些客觀地指出我問題的評論,我會一遍遍去看。其實,我自己也認為,我離成為一個真正的好演員還有路要走。而每一次拍攝都有一點成長,我就很開心。

另一個困難就是生病。攝影棚是封閉的,當時我們很多人病了,我被傳染了4次流感,扁桃體永遠在發炎,也不敢喝水,那段時間每天喝抗病毒沖劑比水還多。記得有一天我燒到39.9℃,躺床上還在準備第二天的戲,醫生微信里叫我馬上去醫院,結果到了醫院直接被安排住院,後來才知道我當時肺炎已經很嚴重,而我每天咳嗽也沒當回事兒。

羊城晚報:朱亞文說戲里愛得很辛苦:“朱瞻基一生都在揣測孫若微是不是愛他。”你怎麼看他們之間的感情?

羊城晚報:朱瞻基(朱亞文飾)一開始特別“撩”,表演過程中你有被“撩”到嗎?

湯唯:對於孫若微來說,朱瞻基是殺父仇人的後代,她對他其實有一種抵觸情緒,後來慢慢接觸和瞭解後,才發生轉變。至於說“撩”,在拍攝現場他沒事兒就經常拍著場工的肩膀喊“寶貝”,特別可愛。

近日,湯唯和導演張挺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採訪,對觀眾關心的熱點問題一一作出回應。

湯唯:體力,真的是體力。我從來沒試過這麼高強度的拍攝工作,不管是臺詞量,還是拍戲的時長、密度。拍電影《晚秋》的時候,我所有臺詞就那麼一張A4紙;到了《大明風華》,我基本上每天一睜眼就是背臺詞,包括刷牙、半夜上廁所、去拍攝場地的路上,還有化妝的時候……一直在背,沒日沒夜的。

羊城晚報:現在除了工作還要陪孩子,你是如何分配時間的?

張挺:拍電視劇這個活就是玩命乾。我們一天拍14個小時,240多天,要體力很好才行。

羊城晚報:湯唯說數度累倒,《大明風華》的拍攝強度有多大?

湯唯:以前真不叫演電視劇,那時完全就是一個小屁孩,說實話都不知道自己在演啥。這麼多年演了很多角色以後,才慢慢懂得什麼是演戲。人真是活到老學到老。大銀幕和小熒屏完全不一樣,電影和電視表演是兩種勁兒。我以前真的沒有特別明白這一點,現在我看《大明風華》看到30集了,才知道為什麼其他演員在拍攝現場會用那麼戲劇性和外化的表演方法,再看我自己,我很用心,甚至可以說是“嘔心瀝血”地在那兒演,但電視觀眾可能沒有像在大銀幕上那樣,看到我肌肉上、眼神里的一些細微表達。

談演技:我已經是“嘔心瀝血”羊城晚報:為什麼會接拍《大明風華》?

羊城晚報:身為女主角,湯唯的戲份沒有想象的多,為什麼?

湯唯:就是盡可能地去接近這個角色,瞭解她身處的那個時代,包括衣食住行,還有她要用到的技能,比如彈古琴的指法和坐姿、昆曲以及各種禮儀……這些我在開拍前一個月都要去學,另外還去北京故宮和南京明故宮遺址看過。我平時很少看電視劇,這次也專門去找了些電視劇來看。

羊城晚報:時隔多年再拍電視劇,有什麼感受?

湯唯:沒有增肥,就是反反覆復地生病,導致忽胖忽瘦。其實,戲里的服裝每一套都很美,張叔平老師把自己私藏的珠子都放到衣冠上了。但我的長相和氣質確實不是古典美人,沒有把衣服穿出韻味。

湯唯:希望一家人能在北京定居,給孩子找一個合適的幼兒園,家人和我自己都健健康康的。

羊城晚報:評價一下湯唯在劇中的表現吧。

談願望:希望一家人定居北京羊城晚報:很多觀眾對你在劇中的造型提出了質疑,據說你是特意增肥?

由朱亞文、王學圻、湯唯、俞灝明、梁冠華等主演的大型古裝歷史題材劇《大明風華》正在湖南衛視、優酷視頻熱播。該劇因為是“湯唯的首部古裝劇”而備受關註,一方面收視率和點播率喜人,另一方面關於女主角湯唯演技和扮相的質疑也紛紛擾擾。

張挺:做古裝戲的人都在努力乾一件事——打通古人的情感跟觀眾的情感。我是想把娛樂和歷史結合在一起,盡可能通過更通俗的表達方式讓歷史觀念深入人心。現在觀眾討論這群600年前的古人,好像在討論隔壁鄰居一樣,說明《大明風華》在這方面邁出了一步。它確實不夠十全十美,但我覺得它是有價值的。

張挺:孫太后在明史上僅有392個字的記載,而湯唯要完成那麼漫長的表演,我覺得她給人物賦予了她自己的獨特氣質。這是演員的天分,換任何人來演,恐怕都演不出她的味道。她不像有些演員,戲全在外面“冒”,她始終有一種非常柔的女性力量,可以把一些很焦躁、很乖戾的東西慢慢包容和化解。(記者 艾修煜)

羊城晚報:為了塑造這個人物,你做了什麼準備?

導演張挺: 不夠十全十美,但是有價值

湯唯:其實孫若微是愛的,卻不自知。他們倆本質上是一樣的可憐人,能夠彼此遇見,我覺得他們很幸運。這是一份很艱難的真感情,像一朵很苦澀的花。要是有人說這不是愛,我會說:“不,它是愛,而且很深沉,是一種具有使命感的愛。”

羊城晚報:《大明風華》有歷史正劇的元素,但更像“明朝皇室一家人”,這種設定是基於什麼考慮?

羊城晚報:拍攝中遇到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張挺:這部劇基本還是遵循歷史事實來拍的,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做成“大女主戲”。一個主要歷史事件的主角是誰,戲就給誰,畢竟叫《大明風華》,是呈現一個時代的風貌。

羊城晚報:作為導演,你對女主角的造型滿意嗎?

張挺:說演員的表演,得看她的“開口奶”吃的是什麼。湯唯作為演員的第一口“奶”,是那種三四天甚至一周一場戲的拍攝節奏,要求表演高度“收斂”。畢竟,電影銀幕大,演員無需大動作,眼神一動,觀眾心裡就可能“咯噔”一下。但電視劇不行,觀眾不是強迫性收看,要吸引觀眾的註意力,就需要另外一種表演模式。這個東西,要適應最重要的是“下場”,演員得跟運動員一樣,得“下場”去實操。

羊城晚報:電影表演和電視劇表演,真的差別那麼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