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一个全新-部分歌手甚至是在节目后观众通过专访

  • 时间:

【杭州免费发放口罩】

樂評人耳帝曾評價2019年是華語樂壇的低迷年份,無論主流界還是獨立界,都缺乏絕對驚喜而又眾口皆碑的佳作。在本季《歌手》舞臺上,我們雖然很難聽到全新的原創音樂作品,但卻可以接觸到新穎的音樂與表現形式。這樣一個舞臺,拓寬了音樂人的表演空間,也進一步打開了觀眾的視野。就像“當打”的含義是回歸歌手再次突破自己,勇敢展現自己的成長路徑,力爭未來樂壇的扛鼎之位,對於華語樂壇來說,讓實力唱將們在當打之年走上舞臺,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歌手·當打之年》中的蕭敬騰和徐佳瑩成名於《超級星光大道》,周深與袁維婭均是在《中國好聲音》中嶄露頭角,華晨宇是以2013年《快樂男聲》總冠軍的身份出道,毛不易則是2017年《明日之子》總決賽冠軍,第二期節目中的劉柏辛也曾經參加《中國新說唱》。

與以往季節目不同的是,這一季賽制迎來全面升級革新,不再設置“補位賽”與“踢館賽”,取而代之的是全新奇襲賽制,由奇襲歌手發動1對1奇襲挑戰,與首發歌手現場交鋒,讓競演賽況和比拼看點更加刺激。此外,首發歌手華晨宇、MISIA米希亞、蕭敬騰、徐佳瑩、袁婭維、毛不易、周深,奇襲歌手李佩玲、黃霄雲、劉柏辛……不僅賽制發生了變化,競演陣容也從樂壇扛鼎巨星變成了新生唱將。

除了上述特點,幾位登場歌手在選歌方面都極富個性。兩期節目,在舞臺上幾乎聽不到在大眾層面流行度超高的作品,多數歌手都選擇了最能詮釋自己特色,或者自己最想演繹的作品,連觀眾最為熟悉的蕭敬騰,在開場兩期中,也沒有選擇傳唱度最高的《王妃》。

從2004年開始席卷大江南北的選秀節目,拓寬了歌手成長的渠道,為華語樂壇輸送培養了一批新生力量,本季加盟《歌手》的歌手,除了來自日本的MISIA(本名:伊藤美咲)在樂壇具有“國民女歌手”的光環外,其他人都可以說是在近幾年各大演唱節目不斷磨礪成長起來的,在觀眾越來越挑剔的目光中,他們通過唱功和表現力,一點一滴不斷成就自己,而他們的成長,也讓觀眾歷歷在目。

2013年開始的《歌手》自開播以來,一直致力於打造一個更為廣闊、多元的浩瀚音樂世界。每一期歌手的舞臺上,都存在著新老競演、新舊齊唱的局面。在2020年《歌手》誕生的第八個年頭,從2月7日節目開播以來,不少觀眾發現,這個老節目,已經開始舊貌換新顏了。

其次,在選歌與編曲方面,本季節目呈現出更多元化的表現。《歌手》的編曲和配樂,一直被稱贊為一流水準,而本季節目增加了更多的混搭。比如第一期中徐佳瑩《一樣的月光》唱到結尾部分,切入許美靜的老歌《城裡的月光》,第二期周深《願得一心人》的開頭搭配了鄧麗君的《在水一方》,這些改編不論從編曲還是歌曲意境,都有一種渾然天成的融合感。

音樂競技綜藝《歌手》伴隨著觀眾走過一個又一個春天,在2020年這個與以往不同的春天裡,開播兩期的《歌手·當打之年》也向觀眾展示了一個全新的面貌:這一季的舞臺上,沒有耳熟能詳的幾朝元老或者如雷貫耳的全民偶像。站在舞臺上的,基本上是從以往幾年選秀節目中脫穎而出的新生力量,而這些選秀成名的歌手,經過磨煉,已經逐漸成長為具有個人風格的唱將,“當打之年”可謂名副其實。

縱觀《歌手·當打之年》的前兩期節目,觀眾會覺得耳目一新,可能也會有少許不適應。

首先,歌手名氣都不算家喻戶曉,部分歌手甚至是在節目後觀眾通過專訪,才對其略有認知,比如第二期節目憑藉《Manta》一戰成名的劉柏辛,憑藉其穩健的颱風與國際化的表達,讓節目有了出人預料的效果,也讓不少觀眾感受到了久違的驚喜。

所謂“當打之年”的說法,最早源自評書語,意指武藝成熟與巔峰期的年齡段,後來被引入體育競技界。《歌手》將這個詞引入歌壇,詮釋了年輕歌者正值青年的巔峰戰力。